<cite id="1dhll"></cite>
<cite id="1dhll"></cite>
<var id="1dhll"><strike id="1dhll"><listing id="1dhll"></listing></strike></var><listing id="1dhll"></listing>
<cite id="1dhll"></cite>
<cite id="1dhll"><video id="1dhll"></video></cite>
<cite id="1dhll"></cite>
<var id="1dhll"></var>
首頁 門戶 資訊 查看內容

日本教授:美阻撓WTO發揮作用的危險甚于貿易戰

2019-12-11| 發布者: 漳平信息社| 查看: 144| 評論: 3|來源:互聯網

摘要: 原標題:竹森俊平:美阻撓WTO所致危險甚于貿易戰參考消息網12月10日報道日本《讀賣新聞》6日發表日本慶應大學......
冷庫貨架

原標題:竹森俊平:美阻撓WTO所致危險甚于貿易戰

參考消息網12月10日報道日本《讀賣新聞》6日發表日本慶應大學教授竹森俊平的文章稱,美國阻撓世貿組織發揮作用的危險將遠甚于貿易戰。文章編譯如下:

由于美國不承認世貿組織(WTO)負責爭端解決的上訴機構委員會對其中一位成員的返聘任命,從12月11日起,該委員會將只剩下一名成員,爭端解決機構無疑會陷入癱瘓。雖然不如貿易戰吸引眼球,但阻撓世貿組織發揮作用的危險將遠甚于此。

像歐盟這種由多個主權國家整合成一個組織,設置共同規則的情況屬于例外。世貿組織成立的同時就設置了爭端解決機構,用于推動更多國家之間順利進行貿易,并可以就是否遵守規則作出裁定。

爭端解決機制實行“兩審終審制”,其中專家小組為一審,上訴機構為二審。應投訴方請求,世界貿易爭端解決機構設立專家小組,由3名專家組成,審結后提出報告。如果投訴方不服可提出上訴,常設上訴機構由7人組成,通常由其中的3人共同審理上訴案件。上訴機構的判決通常是無法推翻的,勝訴方可以對敗訴方實施上訴機構認可的貿易制裁措施。

當初努力促成爭端解決機構設置的是在自由貿易環境下受益最大的美國。但今天恰恰是美國迫使上訴委員會陷入無法運轉的境地?;蛟S可以說是特朗普的上臺導致這種結果,但實際上這是由多年來美國對上訴委員會積怨已久所致。

美國的另一個不滿是上訴委員會出現的不斷擴大世貿組織規則解釋范圍的傾向,而規則正是做出爭端判決的依據。世貿組織規則的制定基本上適用全體一致原則,進程非常緩慢。尤其是在政府產業補貼、以安全為借口的保護主義貿易措施等重要課題的應對上已經滯后。

美國指責上訴委員會制定了不存在的規則,并據此做出判決。既然規則是不存在的,那么上訴委員會就要停止判決,當事方之間的交涉就該交由世貿組織全體會議表決。

這樣下去的話,上訴委員會將在12月11日停止活動。之后可能會按照美國的要求進行改革,即便恢復工作也將由于權限減少而增加世貿組織的不確定性。

在上訴委員會停擺期間,毫無疑問會露頭的問題之一就是美歐之間有關波音和空客的政府補貼爭端。

但是如果12月11日后上訴委員會果真無法開展工作,情況又會如何?歐洲會認為是因為美國的干涉導致其喪失了正當權利,本已惡化的美歐關系可能會進一步受到沖擊。

類似的問題可能也會出現在關系同樣惡化的日韓兩國之間。針對近來日韓兩國的爭端,上訴委員會已經做出了兩項判決。在韓國禁止進口福島海產品的問題上韓方勝訴,在韓國對日本產氣閥采取反傾銷措施的問題上日本勝訴。兩國打成平手。

一個不容忽視的問題是,在日本敗訴的案子上,雖然兩國都有不滿,但也都同意執行判決。在日韓關系惡化的背景下,兩國仍然有著尊重判決結果的強烈意志,考慮到自由貿易對于日韓經濟的重要性,沒有采取有損世貿組織權威的行動。

日本政府將韓國移出白色清單的決定也被韓方起訴到了爭端解決機構,目前處于延期審理狀態。雖然已經提訴,但由于正逢上訴委員會即將停擺,日韓關系的未來或許也會陷入完全看不清狀況的地步。

戰后,不僅是經濟,在安全、政治等各個領域,在由國際機構和多邊協定組成的限制主權國家行為的機制之下,世界秩序得以穩固。而特朗普意圖推翻現有秩序、在朝鮮問題上也采取了不同以往的措施,受到影響的不僅是世貿組織,而且由日美韓形成的遠東安全保障體制也遭到動搖。

責任編輯:張申



分享至:
| 收藏

最新評論(3)

Archiver|手機版|小黑屋|漳平信息社  

GMT+8, 2019-1-6 20:25 , Processed in 0.100947 second(s), 11 queries .

Powered by 漳平信息社 X3.2

© 2015-2020 漳平信息社 版權所有

微信掃一掃

特马资料微信群